*Jia

阿西君:

今早开屏见人气排名,感觉全身都是刀。。。。于是晚上大语摸了张樱花次郎自我安慰一下

Rune:

之前画给死鱼暖暖的。。。掉色严重的小签绘蛤蛤蛤蛤。去武汉好开心啊!!!!!!!!!!!!!!

魔法师o竹:

《EVA》

绫波丽

【SA·Lake Gairdner】

旅游纪念照

PHX Captain-F

其余自理


年下男友的强烈攻势 3 【赤黄】

zero晴:


国中二年,黄濑无意间对篮球产生的兴趣,一味的投入在里面有些忘乎所有,大赛临近之时,连周未都守在学校里。


赤司兄弟与父亲约好,每月一次会来黄濑家留宿一晚,黄濑的那张单人床在这次赤司兄弟的到来给人换掉了,他们也随着时间流去渐而长高,那张单人床已经睡不下他们三人,所以当黄濑摸着黑夜回到家,推开自己房门看到摆在卧房的大床与坐在床头研究着课书本的兄弟二人时,他以为又走错了房间。


习惯渐成到后面变成了自然。现在的他看到赤司兄弟隔一段时间的到来也不再有过多惊讶,他擦着头发光着膀子走到床边,抽出他们手中的书本,翻了翻……皱起了眉头……是一本他看不懂的外文书,上面用着荧光笔做着记号,圈着一些他们还模棱两可的语句。


“看得懂?”黄濑撇撇嘴,问。


“凉太请穿好衣服。”赤司将书又从他手中抽了过去,二少爷蹭地从床上爬起,滑下床来,黄濑尴尬的笑了笑,揉了把赤司的发旋,“害羞啊你。”


“没有。”他依然低着头不看他,然后二少爷拉过黄濑的手,“哥哥,你看看。”


“嗯?”


他的背抵在黄濑的背间,抬手在头顶比划过,“哥哥,到了凉太哪里?胸骨下了对么?”


“……嗯。”


黄濑转身,弯腰伸手,穿过他的腰骨,将他抱起来,然后丢在床上,“小鬼,想赶上我,等一百年吧!”


“……过分!”


赤司眉心微拎,面前的黄濑正在急速成长着,他记得初识那会,黄濑就已经超过了他同龄人的身高,现在国二的他,已经朝着一米八零挺进,照这趋势,国中毕业就会将近一九零……他抬头望向黄濑,见他弯着腰,勾着食指刮过弟弟的鼻梁,只是一个月不见,他的声音就已经变成了成熟男性的声线,有些明朗,温柔的说,“小征不是新娘吗?你有见过哪个新娘的身高超过了夫君的?所以小征不用长得那样高也行的哦。”


“额……凉太说得也不无道理。那哥哥呢?”他握起黄濑的手腕,朝兄长大人看来,却见兄长大人脸色一冷,好像踩到兄长的雷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兄长大人每天都会坚持一早一晚喝够两百毫升的牛奶,他知道兄长想长得与黄濑一样高,但是,每天喝着牛奶的兄长与每天拒绝喝牛奶的他,到目前为止,身高依然一样……


就像是拼命努力的你到后来发现自己与身边的屌丝没什么两样……这让赤司感到心灰意冷。黄濑靠着床沿坐了下来,然后躺在了赤司小小的双腿之上,“真舒服啊,不愧是新床……”


赤司不安的动了动,脚趾蜷缩,黄濑压在腿上,份量有些重,隔着被子,似乎碰到了他的背梁骨,“小赤司很在意身高?”他问。


“……并不。”赤司回答着朝身边的弟弟看了眼,弟弟装作没事的拿起了先前的书本。


“还没长大嘛。”他说得有些模糊,然后翻了个身枕着手臂趴在了床上,赤司往里边挪了挪,才发现黄濑面带倦容……“凉太很累?”


“有点。”


“做了什么?”


“篮球。”


“所以这么晚才回来?明天也要去?”


“嗯。”


“诶?!”这是二少爷,“可是明天我们在家啊。”二少爷反驳道。


赤司没说话,他拿起弟弟手中的书本,伸手放在了床头柜上,“今天睡了。”


“可是哥哥!”


“凉太累了。听话。”


“……”二少爷拎了拎眉头,还是顺从的躺了下去,赤司越过黄濑,关上房间的灯,黄濑挪了下身子,躺在了中间,伸手过去抱住了二少爷,脸颊抵在他的发旋,进入睡眠。而二少爷身子僵硬,墙上还有微弱的壁灯,他看到哥哥上了床,扭过头朝他们看来,但光线不足,他看不清哥哥的表情,但依然能分辨出哥哥现在不太高兴。


好久,直到感觉到黄濑呼吸平稳,他才掰开环抱住他的手臂,侧身过来,中间隔着黄濑的身子,对着黑乎乎的房间,说,“哥哥,对不起。”


道歉声出去,又是很久,他以为兄长已经睡着时,却又听到兄长的声音,“别说话,快睡。”


“哥哥会不会因为凉太而讨厌我?”


“闭嘴!”


“……”


二少爷不再吱声,他往黄濑怀里躲了躲,然后闭上了眼睛……


说了不该说的话,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其实,不用兄长回答,他也知道,在这个世上,自己一定是兄长最最重要的人,但现在,他们之间出现了一个黄濑。


而他在这一刻,也知道了残酷与不完美这件实事。


苍穹里笼罩了黑暗之色,他抱紧双臂蹲了下来,嘴里模糊不清的唤着哥哥……他等了很久都没有人来,脚下一软,身子被陷了进去,泥沼一般,越来越深,直到没入他喉咙,随后,他突然睁开了眼睛,还是黑夜。他抬头抹了下贴在额间的头发,扭过头去看到黄濑依然唯持着之前的姿势,被他搂着有些热,他移开压在胸口黄濑的手,长长的吐了口气……


“做恶梦了?”黑夜中响起黄濑的声音,他侧过脸去,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黄濑睁着眼睛看着他。


“……”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鼓动得厉害,听到黄濑的问话,他也没有吭声,被拉入黑暗之中的他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


黄濑坐了起来,顺便搂着他的肩膀一并将他从床上拉起。


“凉太?”


“出汗了。等等。”


“……”他看着黄濑滑下床去到衣柜摸了件衣服过来,“把衣服换了。没有睡衣,穿我的T恤吧。”


“……哦。”他有些迟疑的去解自己的睡衣扣子,黄濑见他动手缓慢,拨开他的手去帮他解扣子,又用干毛巾给他擦了擦,再套上了大大的衣衫。


“来。快睡。”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让他躺下去,二少爷依然还有些懵懂,顺从的躺进了他怀里,感觉到他的手在他的背轻轻的拍打,他仰起头望黄濑,黄濑单手撑着脸,看到他望向自己,有些亲昵的低下头来用额头抵在他的额间,“怎么了?”


“……不,没什么。”他立刻移开目光不再看黄濑,那双眼睛过于温柔让他的心脏处有些怪。然后,他又像是确定了什么抬起头来,伸手捧住黄濑的脸颊,“我很喜欢凉太哦。”


“我也喜欢小征。来,快睡吧。”他拿开他的手,放进被子里。


二少爷缩了缩身子,埋进他的胸口,道了声晚安。


 


你的喜欢与我的喜欢相距甚远,这是我很久之后才知道的事情。当年我认为自己不会因为你而影响到我与兄长之间的感情,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为了你,我可以不顾所有。


“砰砰砰——”子弹快速的穿过移动靶,他眼神略冷,看着十米之外停下靶子,有一弹稍有偏差,他又抬起手,瞄准,再次射击……“砰——”他将枪上了保险,递给了身后的管家,接过了湿毛擦拭手掌,“哥哥下来了吗?”


“是的,在客厅等着您。”


“嗯。”他披上外套,迈出了训练场地。


这年,黄濑十六,他与赤司,十。依然六岁的年龄差。


赤司正站在楼下客厅的落地窗前,不知道在望着哪里出神,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他转过身来看到自家兄弟挂着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对他说早安。


他点了点头,拿起身边放着的外套,“走吧。”


“嗯。”赤司走在前面,二少爷在后面一步之遥,始终拉开着那么一点距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的相处就变成这样,分开房间睡,用餐时,哥哥不动手他绝对不会先提筷子,一起出去时,他总是走在哥哥的后面一步。对于这些改变,赤司并没有问过,他也没有主动提起。


那个心思都写在脸上的赤司弟弟已经进化到了像是谁都看不透的样子。


上车前,赤司突然停下步子向他看过来,微风吹动着他蔷薇色的发旋,他动了下嘴唇,声音清冷,他问,“你早上是弓道课?”


“哦,不是。”


“是吗。”他说完已经转过头去,钻进了车厢。


二少爷看着合上了车门,隔着黑色的玻璃窗,想看清楚兄长的侧脸,但玻璃层太暗,从外面完全无法看得到里面的东西,而窗户下滑了,坐在车内的赤司抬起头,“不进来?”


“不是。只是……”他想了想,话吞了回去,他绕过车尾,到了车的另一边,拉开了门,也坐了进去。


“只是什么?”赤司问。


“看见哥哥心情不错。”他十指交握的放在膝盖之上,借着前面的后视镜观察着兄长的表情。赤司看了他一眼,目光又落到窗外。


兄弟之间没了对话,他闭上眼睛,想着那一发没有正中靶心的子弹……


按道理讲,他的心情也该是不错,三年前,黄濑迷上了篮球,这一迷上就迷了这么几年,而今年是黄濑有赛程的日子,黄濑只是随口一说,也并没有勉强他们一定要来观战。但兄弟二人也闭口不谈的默契,今天一道出门。


黄濑并没有将他们当成可以谈恋爱的对象,他与兄长现在都已经明白,但也如兄长所说,他们都还太小,而黄濑已经少年。


这个世上就是有很多很多事都与你的愿望背道而驰,而他们也感谢黄濑有了篮球这个爱好,没有什么恋爱对象,整个就一篮球笨蛋,长的只有身体智商还依然停在十二岁。


黄濑是轻浮的,顽强的,倔强的。


他猫着腰身运着球,褐色的眸子闪着吞噬一切的光,如是一只被囚禁的野兽找到了属于他的草原……


“哥哥能圈养得住?”他站在兄长身边,注视着场内的一切,问得云淡风清。


“……”赤司没有回答,盯着黄濑没有细毫松懈,他似乎没有能够听到弟弟的说话。二少爷笑了笑,转过身来靠在后面的栏杆,他手中玩把着一把匕首,在食指上旋转着……


“这是什么?”赤司扭过头来问。


“嗯?为哥哥准备的。”


“……”


“还是说哥哥更喜欢剪刀之类的?”


“……”


“那就我用吧。”他突然靠过来,压在了赤司肩上,刀刃轻轻的划过他脖颈的皮肤,赤司依然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赛场,“只要再用点力气,一定能割破那人的血管。”


“……你觉得凉太会赞同你这样做?”赤司问。


“我要做的事情何必问他?”他收回匕首,放进了外套口袋,再继续看向赛场,“凉太会哭吗?”


“……他很坚强。”


“我觉得他会哭。但哭并不代表不坚强。”他说。


“……”


那个梳着奇怪发型的男人似乎与黄濑过去存在过节,赛场上总是有意的针对他,做着一些让裁判也看不出的卑鄙动作,黄濑的脚上有伤,依然坚持着进攻与防守……


不惜一切都想要夺得的东西么?他饶有兴致的看了下去。


他突然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个晚上,奇怪的梦境醒来之后黄濑替他换上衣服的情景,当时他拉过衣领口,嗅着黄濑衣服上洗衣液的味道,看到黄濑抱着自己沉沉睡去的样子……涌现出的满足与安心感,是他从未拥有过的,黄濑是温柔的,兄长是温柔的,但是,黄濑的温柔与哥哥的温柔不一样……就像是兄长对他的好是与生俱来?而黄濑的好,必须要自己争取才行……


而自己的头号要解决的,竟然是哥哥。


而自己还活在兄长的保护之下……他才是爬藤植物,少了兄长这个依靠,便无法生存……


什么都不如兄长的他,什么都没有他,如果不能独立成长,那,他还有什么资格与兄长站在一起,与他争夺,现在在赛场上努力的男人?


我现在,也能,不惜一切,想要得到你。


 


被划破皮肤流出的鲜血犹如枯木里开出的鲜花。


他笑着将那人踩在脚下,脚跟用力撵过,他掏出手帕擦了擦刀刃上的血迹,他上前在那人面前蹲了下来,撑着脸颊,弯眼笑,“嗯,我挺喜欢你的,对于不喜欢的用人卑劣手段,与我一样。”


灰崎有些郁闷,妹子没把到,球赛也输了,现在出来还碰到了小混帐东西,趁他不留意飞起一脚踢过他的胸膛,没反应过来之时,匕首刺了过来,划破了他的上衣,划伤了他的胸口……


而面前这小子最多不过150,还长得一张孩子脸。


他想支起身子来给他一点教训,手臂还未撑直,感觉到头上有什么东西抵在他的太阳穴……硬质的金属感……


“唔!”


“别让我再遇见你。”他说完站了起来,然后大步的朝着马路边走去,有人替他打开了车门,他扭过头来冲他一笑,然后钻进了车厢。


 


我在飞快的成长,即使是不能与你并肩而行,我也希望能够站在你的身后,你一回头,就能看见我。


车停下,马路边站着的是黄濑与兄长大人,他按压着额角,低声的笑,门被拉开,黄濑带着一身和炫的阳光向他靠进来,“小征。”他叫他的名字。


他勾唇笑了笑,而后看到黄濑之后的兄长也钻进了车厢,门被合上,车往前开去,黄濑伸手过来勾住他的肩膀,“为什么不来看我比赛?”


“我有去。哥哥没说?”


“诶?”黄濑看向另一侧的赤司。


赤司面无表情的扫了他俩一眼,“凉太也没问。”


“唔!”黄濑被堵,抓过赤司揉他的头发,“小赤司你!!”


“凉太……”赤司掰过黄濑的手,制止住他的动作,黄濑又去扯他的脸颊,“你给我笑一个,笑一个!”


“凉……太……”


“面瘫!”


“……”


黄濑松开他,一把搂住二少爷的肩膀,“小赤司也要学学小征啊。多可爱。”


“……那个,凉太。”


“嗯?”


“说男孩子可爱并不是一种褒奖。一定要用可爱来形容别人的话那也适合凉太才对。”二少爷纠正道。


“我?”


“对。相信哥哥也赞同我的想法。”


“小赤司也这样认为?”


赤司木讷的点头,黄濑撅了撅嘴,“小破孩子。”


“……”赤司将目光移向前面,眉心微拎,他大概最大的忌讳就是这个词。而偏偏说这词的人又是黄濑,后视镜里,他看到黄濑握着弟弟的手放在自己手中我玩把……他们手掌对着手掌,听到黄濑说,“第一次见到你们的时候,这手放在我手心里,只有那么一点点大,现在,也快要赶上我了……看来哥哥我真的是老了啊。”


“…凉太的内心还是个孩子。”弟弟笑着接过他的话。


“你在讽刺我吗?”


“怎么会呢。我只是这样觉得。”他抽离了黄濑的手掌,靠在黄濑肩头,偶有路灯晃过,见他表情柔和,而目光阴冷。


 


他多成熟也不过是个半天的孩子,他还不会收敛他眼神中的锐利与刀锋,而赤司在这一刻,也知道了他的弟弟,早就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


他对他宠爱有加,并非全是因为他是弟弟,他看过很多书,很多故事,从小他就知道要与人拉开到一个怎样的距离才算是最合适,他宠爱他也并非全然的有意想要养废他……毕竟,他是自己的同胞兄弟,与他流着相同的血液,养育在相同的环境……


养废,何其难。


若他的冷在外在,那他的冷即在阴暗的心底。


但他也相信,他冰冷坚硬的胸膛里,一定会出现一个人,将那里捂暖,变得柔软……他转眼看向黄濑,他也歪着头,脸枕在自家弟弟的发旋之上,相互依靠着……


他摊开手掌,看了看自己的手心与背,然后捏紧拳头。他与弟弟,永远都是两个人……


而黄濑,只有一人。


 


 

Weekends:

Day 5 @ Inka Trail

终于要开始了!!!!风(no)景(zuo)如(no)画(die)之旅!!!!让我用可(zhuang)爱(bi)的小火车预热一下(

6点的火车……本来想着5点要起床好痛苦……然后被告知……去火车站……要坐……两个小时巴士……尼玛……

3点连滚带爬的起床赶车真是醉了……

殊不知这只是一切苦逼的开端……(((

最后一张车上的壁画代表我的心情(居然还觉得萌萌哒

EviL方小雨:

阳光秋日的小清新糖水片一组:

感谢出境的软萌妹纸:蜜柚;

摄影&后期:方小雨

秘封実験室:

20130223|櫛名アンナ:Meimo Photo from:cheney

OUTER SCIENCE:

有點想念英俊的小骸君 

每次兩個人合作都會有不可思議的腦洞

回想認識這麼久一直都挺開心的嘗試了很多新事物><

等我磨練好技術回國好好射♂你

現在只能在海外默默祝你高考加油QVQ

P不出新圖了各種essay和assignment壓得喘不過氣

❀不要放棄自己的夢想哦


YOU ARE (NOT) ALONE



Megane:

全职高手

中国荣耀国家队•冠军

3000size


No.1 叶修 原子

No.2 喻文州 Shevik

No.3 周泽楷 颜颜

No.4 王杰希 肆寻

No.5 黄少天 真昼

No.6 肖时钦 花音

No.7 楚云秀 小银 

No.8 苏沐橙 nakura

No.9 张佳乐 雾何

No.10 张新杰 狐帛

No.11 李轩 醇夜

No.12 孙翔 操歌

No.13 唐昊 挛鞮芥子

No.14 方锐 安扣


-攝影-

木笔
伊绯
花鸡蛋 
白熊


-协力感谢-

鄉鄉
R子
MIZU


-顾问-
茶花


-友情感谢-

妖都全职only


website

http://chinaglory14.wix.com/chinaglorynews